第一百三十一章附膻逐臭无天日(1/2)

加入书签

  松溪已经不再是满目疮痍的松溪城,虽说不敢明面上张灯结彩,但是灾情好转,几乎是老百姓门前也都挂上了小小的红灯笼,透出一丝喜气。

  陈季然手中拿着酒壶,脚步颠倒,桃花般的眼眸染上一抹赤色“如此说来,沈大人可是不愿季然上门饮酒?”陈季然摇了摇酒壶,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或是不愿季然上门借银?”

  沈元露出殷切的笑容,心中实为愤怒,这哪里是忠义侯府的世子,摆明了是城里来的老赖少爷,每次纵情花丛,便是他沈元做了冤大头,松溪城府丞可不管他温陵城丢来的烂摊子,来得殷勤,也不见他做东请客

  灾情松溪更为严重,平日里温陵等各城的官员也几乎都集中在松溪忙里忙外这大半个月下来,且不说名声如何,光是他花出去的银钱,便是让他尤为心疼

  一旁的松溪城府丞钱立露出笑容“世子爷准备何时回东华,听说公主可是非常想念世子爷呢。”沈元一听这话松了口气,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么直接的话语,也亏这个钱立问的出口,不过有人当出头鸟,他也受够了当冤大头了

  果不其然,陈季然脸上露出一抹羞怯尴尬,随即脸色一变“这么说,本世子在这松溪还不受诸位大人欢迎了?怎么?诸位大人陪着本世子夜夜笙歌,没见诸位大人不满,这才几日时间,便是想赶人走了?”

  钱立听出这位公子哥似乎那块遮羞布被他扯下来他心中凛然,坏了,同这世子爷喝酒喝多了,这嘴巴也不听使唤

  “世子爷说得,老臣可不是这个意思当然是世子爷想去哪寻开心就去哪寻开心若是世子爷喜欢松溪城,老臣日日作陪又如何”钱立赔笑道。

  沈元也忙道“世子爷,老臣也真心想同世子爷日日玩乐,可是这松溪城内太傅大人也在,老臣们作为府丞,若是日日听到天家耳中”与这位世子爷流连花丛虽说也是乐趣,可毕竟是特殊时节,本来他根本不想每日出来陪酒赔笑,毕竟御史大人也坐镇松溪可那位太傅倒是对这位世子爷似乎没有办法似的幕僚说因为忠义候府的交情管在那

  他一个小小的温陵府丞,难不成去拒绝这位连天家训斥都视若无闻的少爷?

  “切,你说你担心那位林太傅。”陈季然的表情似乎挂上了兴致,“可爷听说那位太傅不日就要回去了我看这太傅也没做什么事,我看这松溪也没有那么夸张的灾祸嘛。”陈季然语气愤愤“爷想去哪,管他是不是灾区,都给爷赔好了,瞧不起爷?这瞧不起爷的人可就多了,真不差你们几位大人。”

  陈季然目光微微略过低下头的沈元等人

  太傅要回去了?沈元,钱立低下的头互相撇了对方一眼,真要回去了?很明显,他们根本不在意这翘脚的世子说的大话,整句话下来便只听到了一句,林太傅不日便要启程回东华。两人眼神交流中,钱立一顿,问道“太傅真要回去了?那世子爷从何听来的,,,”说完马上垂头,似乎怕再被这公子怪嘲。

  “呵呵,怎的?不信爷的话?那林清沐,做得跟我家长辈似的,想让我跟他一同回去?回去?”陈季然轻轻拍了拍沈元的肩膀,“回去多无聊啊,在松溪,有沈大人,钱大人陪着我,喝酒聊天,纵情诗歌,我干嘛要回去?回去受那劳什子气,爷又不傻,你们说是吧。”

  这无赖,真赖上我了不是沈元心中无名之火冒起,要不是看着你忠义候府的面子,谁管你这个劳什子世子,响当当的世子名,又如何,还不是个没皮没脸的。

  沈元思考着事情的真假时,不由瞟到站立一旁的下人,那人目光深沉,轻轻点了点头。

  他脸上挂起笑容“瞧世子说的,虽说你我二人有着年龄差距,但是老臣真将世子爷当做朋友,真性情,潇洒,老臣同世子饮酒,是老臣的荣幸。”

  陈季然这才挂上一抹满意的笑容“若不是一丘之貉,本世子为何同二位大人如此划得来,对吧。”二人听到陈季然这样评价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