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姐姐来信(1/2)

加入书签

  “娘,娘”

  “慢点,慢点,什么事呀?急急匆匆的,当心脚下!”,薄夫人关切的起身,担心我没注意,又伸手朝门槛指了指,提醒我小心,我举高了手,拿着信晃了晃,薄夫人激动地脱口而出:“是不是你姐姐来信了?”,我点点头,伸手递了过去。

  “瞧我这手,都不听使唤了,还是你来读吧!”,薄夫人一边将信回递于我,一边凑近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连拆信这个细节都没有错过。

  姐姐字迹娟秀,清晰好认,不过信里有些之乎者也的,花了好几分钟才将三页看完,还好曾经学的不错,慢是慢了些,但意思是都懂了的。

  “信里都说了些什么?找到你爹了吗?他们怎么样?有没有缺什么?我们是不是要给他们准备些什么?”,才刚刚看完,收了收信,准备回了薄夫人的,我还没张口,她已经等不及了,旁的云儿和迎风也望着我,等着我开口。

  “娘,爹他确实还活着!”,说了最紧要的,大家都悬着的心才落下来,云儿和迎风握住了彼此的手,开心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薄夫人倒是不想在我们面前哭,可眼圈早已红了,我扶着她坐下,自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慢慢的告诉她详细的情况。

  “娘,姐姐在信里说了,她们还没见着爹呢,只是师父找人打听到了,爹确实是被鞑靼的人救了,估计还要费些周折,但肯定能把爹带回来,她会不断来信,告诉我们情况的,让你别担心,只要在家安安心心的等着就行了。”

  “太好了,太好了,只要老爷能回来,我以后都吃斋念佛,感谢菩萨对薄家的护佑!”,娘说着,虔诚的合了双手,我和云儿她们相望了一眼,微笑无言,真的已经好长时间没听到过这么好的消息了!

  有了姐姐传来的好消息,整个园子都是勃勃生机的样子,好几次叶霖见着我,都只是傻傻的笑,也不说话。

  这不,刚刚出了园子,余光里又逮着了他偷偷看着我的样子,我快步走到了前面些,他急急追上来,我冷不丁的停下来,转身盯着他:“你到底在笑什么?”

  没料到我的突然,他结结巴巴的一直我我我,我捧嘴笑他,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才停下笑来,脱口而出一句:“我我我,你你你什么”。说到这儿,忽然地就想起了一个人,他娟魅看着,我结结巴巴的样子,吊儿郎当的问我:“是不是不想放手呀?”

  许是我不自知,神情落寞,忘了眼前还有旁人,叶霖问我在想什么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

  “你怎么了?”,我头也没回,眼睛望着前路,一直走着,心不在焉的回了叶霖一句:“没什么”,我想大约他是猜到几分的,不想气氛这般奇怪,我又努力挤出个笑脸来,问他道:“快说,你盯着我笑什么呢?”

  “我是开心,上一次见你这么轻松自若的样子,已经是前年的事儿了”,谁说不是呢?那时候还只是个贪玩好耍的初生牛犊,了无牵绊,来去自由。

亚博娱乐 用户登录  “如果曾经你没有被误认成薄姑娘就好了,这些千难万难的事,也不用你来承担”,我侧头看了一眼叶霖,他说的不自在,但真诚,恐是怕我觉得他这么说有些薄情寡义,可仔细一琢磨,我却不能答了他的话,我心里的恨意其实并不如姐姐还有师父他们那么深刻,如今知道薄老爹竟然还活着,心底的仇恨就更浅了,剩下的也不过是感动、情义还督促着我要继续下去,我真正想要的,其实是所有在乎的人,能好好的幸福的生活就好,可除了我,谁能放得下呢?而我又有何资格教人放下,贺夫人和会宁的仇,师父怎么可能放下,姐姐又怎么能原谅卓容佳呢?

  “对了,你不是说”,街上人潮攒动,我这才想起要问他的事,话没说完,他轻拉了我的衣袖,手指放到嘴边,让我别出声,指了指济世堂方向,我顺着看过去,一大群人,正围在济世堂门前,我拉着他往近处靠了靠,但也只是为了能听见里面在做什么,实际还是离得远的。

  远远看着,是一中年女子带着一个小男孩在门前泪眼婆娑的哭诉着,说她的小儿子在济世堂抓了几服药都不见好,以为是大夫的医术不好,结果带着药去找另一位大夫,别人都说方子没问题,只是小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