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麦迪文(1/2)

加入书签

  啊?

  黄奕斐觉得要坏菜,自己说漏了。

  “乌瑟尔,你去外面守着,十米之内不许任何人靠近。”阿隆索斯·法奥把乌瑟尔·光明使者指使出去,而后死死地盯着黄奕斐。

  “说说吧。”就在黄奕斐顶不住快要招了的时候,阿隆索斯·法奥淡淡地问道。

  呃……那就说呗,既然这俩能听到自己说漏的话那就说明这些事不会被屏蔽,那就说给他们听听吧。

  不久之后,亡灵天灾将会席卷整个洛丹伦,与此同时,燃烧军团大举入侵,阿克蒙德率领大军进攻海加尔圣山。黄奕斐讲述的十分简明扼要。

  “完了?”阿隆索斯·法奥问道。

  “差不多吧。”黄奕斐说道,说的再详细的话估计就会被404了

  阿隆索斯·法奥闭目不语,心中把麦迪文给骂了个体无完肤。突然间,在窗户位置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空间扭曲的漩涡,一只漆黑的乌鸦从漩涡中飞出来,在房间正中间的位置变成了一个高瘦的男人,头上戴了一个特别的罩帽,把整个头脸全部给遮住了。

  “老家伙你居然骂我?”

  我擦咧,神棍麦迪文?黄奕斐一看到乌鸦变成人,就立即猜到了他的身份,就在他对这个艾泽拉斯历史名人万分敬仰的时候,这个历史名人居然一把掀开了罩帽,指着阿隆索斯·法奥破口大骂,使得他在黄奕斐心中高大伟岸的形象瞬间坍塌,但是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还远不止这一件,因为原本垂垂老矣,一直是庄严慈祥的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居然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指着麦迪文·艾格文暴起了粗口。

  “你个死神棍,跟我说话还说一半留一半,还不如我新收的一个弟子告诉我的多……”

亚博娱乐 用户登录  “你一个快老死的修士,我个跟你讲那么多有用么?”麦迪文·艾格文斜眼看了一眼黄奕斐,心中上万头神兽奔腾而过,在时之流沙中游弋那是青铜龙擅长的事,而且还得躲避青铜龙对自己的干涉,所以他只能粗浅的看一下事情的大概,而就是这些大概也是他好几次悄悄溜进时之流沙里才看到的,而黄奕斐刚才讲的那些事他只看了个模糊的影像,现在结合了一下刚才听到的才能确认。这子居然知道的这么详细,真不愧是那些存在看中的人啊。

  阿隆索斯·法奥顺了顺气坐回椅子上说道:“我决定不死了。”

  麦迪文·艾格文不可置信地看着阿隆索斯·法奥说道:“怎么?想通了?之前我劝你好几回了你可都是严词拒绝的啊。”

  “你的面子太,我这个关门弟子的面子比你大多了。我活着至少能让战死的孩子们少一些。”阿隆索斯·法奥慈祥地看了一眼黄奕斐然后开始挤兑麦迪文·艾格文。

  眼前这一幕好熟悉啊,这俩是传说中的大神级么?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我们那一党逗逼在斗嘴呢?黄奕斐表示有些凌乱。

  麦迪文缓缓举起右手,魔法光闪动,一卷羊皮卷从他手中飞向阿隆索斯·法奥:“这是我母亲笔记的一部分复制本,里面详细记述了使用魔法延长寿命的方法。”

  “家伙,我对你,还有你的伙伴们有点兴趣。”麦迪文·艾格文转向黄奕斐,“时之流沙比以前更加混乱,使得入侵和窥视更加困难,而混乱的根源就在你们身上,我很好奇,为什么无法追溯你们的出身?我更好奇为什么青铜龙那群顽固的家伙不找你们的麻烦,或许你能为我解惑。”

  “比较难。”麦迪文·艾格文在他心目中形象崩塌之后黄奕斐在守护者面前也就彻底放开了,“第一个问题就算是我说了你也听不懂,会被404的。第二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牵扯甚广,所以只听明白只言片语对你来说有用么?”

  “你说说看,或许我能听得懂。”麦迪文·艾格文才不相信黄奕斐的话,开什么星际玩笑,他可是守护者,就算是外来生物的恶魔和上古之神他都能对话,这个世界还有他听不懂的语言?

  “行呗。那我就讲一遍给你听。”黄奕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们来自……”

  麦迪文·艾格文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黄奕斐在那卖力的讲述着什么,可是自己除了听懂“我们”和“来自”这俩词之后就啥也听不懂了,自己刚装了个那啥瞬间就被打脸。

  太爽了。你不是号称无所不能的么?你也有今天啊?阿隆索斯·法奥看着麦迪文·艾格文吃瘪心里那叫一个美,可是自己也听不懂这就让人很不爽了,大主教纠结并快乐着。

  足足五六分钟,黄奕斐终于讲述完毕,大主教和守护者除了最后又听懂了“奥达曼”、“泰坦”等几个词之外什么也没听明白。

  “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即将发生的大战的事吧。”麦迪文·艾格文直接转移话题,“家伙,把你知道的有关于将要发生的大战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出来。”

  “您应该会读心术一类的法术吧?直接读取我的记忆不就好了?”黄奕斐刚才连篇累牍地讲了一大堆,早已经口干舌燥,一听到还要让他讲忍不住推脱道。

  崽子你以为我没读么?可是你那内心是加了密的,以我的能量根本破不开防护好不?麦迪文·艾格文想掐死黄奕斐,但是面上却是带着和善的微笑说道:“读心术是无差别读取,如果你不介意我知道你的秘密那我可以试试。”说着向黄奕斐伸出了手。

  “哎哎哎,免了免了。还是我说吧。”黄奕斐一缩脖子连连后退躲开,比起内心世界完全被读取,口干舌燥算个屁。

  ……

  “洛丹伦王储弑父灭国,污染太阳井我都知道了,后面达拉然被毁我也看到过,可是你说达拉然被毁的原因是为了夺取我的笔记本麦迪文之书就不对了吧?”麦迪文·艾格文沉吟道,“那本记录了不同世界法术的笔记本被我封存在了卡拉赞的图书管里,怎么可能在达拉然?”

  ……剧情对不上啊?黄奕斐有些发懵:“这样么?你再想想,那本书可是你被萨格拉斯夺舍之后写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你都记得请么?”

  麦迪文·艾格文老脸一红强辩道:“那顶多算是两个灵魂共处,我从没有被完全夺舍过。那个邪恶的笔记本记录了太多的强大魔法,所以我才把它给封印在图书……卡德加?”

  麦迪文·艾格文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那个达拉然派到自己身边的卧底,那个孩子的天赋非同一般,而且他一直负责整理自己的图书馆,如果说是他发现自己封存的麦迪文之书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既然找到了,那么抄录或者复制一份也就不是难事了。也好,就让达拉然付出代价吧,作为一个尝试打探我秘密的惩罚。麦迪文·艾格文邪恶地想道。

  “这样就对得上了。”黄奕斐一听到卡德加的名字立即展开脑补,作为达拉然派往卡拉赞的卧底,偷取一部分资料送回达拉然也不是那么难理解,“麦迪文大法师,既然知道了要发生的事情,那就请您出手阻止事情恶化吧。”

  “阻止?怎么阻止?”麦迪文·艾格文叫了起来,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那可是阿克蒙德,萨格拉斯麾下最强大的恶魔,别说现在的我,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我也未必能赢得了那个怪物。况且,我为什么要为达拉然那群白痴出手?”

  你这么傲娇你妈妈知道么?真该让你见见徐老爷啊,让你们比比谁的傲娇属性更高一点。黄奕斐十分无语地看着暴跳如雷的麦迪文·艾格文腹诽不已。

  “那去达拉然毁掉麦迪文之书可以吧?这样他们就没有理由进攻达拉然了。”黄奕斐建议道。

  “你行你去。”麦迪文·艾格文都不想和这个傻子废话。那可是记录了不同世界强大魔法的书册,对于魔法都市达拉然来说那可是比命都宝贵的财富,想要毁了它那就是做梦。

  “老师,您去试试看吧,以您的声望劝说一下安东尼达斯,想必他会听从您的建议。”麦迪文·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