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明修栈道(1/2)

加入书签

  纵观历史,历朝历代无论哪个国家都会有一些人尽皆知的所谓“秘密”,所有人都知道,朝廷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但朝廷非要装做不知道所有人知道,例如某钮祜禄氏是个大贪官,例如某司马家族想要篡位,这样可笑可叹的事情真是层出不穷。当然奉阳王朝也不例外,这个“秘密”甚至更为奇葩和怪异,让所有知情的人都不大相信——太子是假的。

  当朝太子竟然是假的,当赵星拱第一次从街坊邻里的八卦中听到这个事情时不由一愣,觉得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了一些,难道不怕被皇帝诛了九族吗。虽然皇帝乃是有道明君,鲜有类似文字狱的事情出现,但皇家事情本就是忌讳,朝廷怎么会允许人们肆意议论,况且是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最重要的是,你们这些市井小民是如何知晓的。

  在赵星拱那个世界的历史中,朝中为了争夺太子之位任何肮脏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狸猫换太子屡见不鲜,甚至更过分的做法都可能存在,但这些事情无一都做了非常好的保密工作,后人只有通过相关野史才能部分还原、接近真实的历史——如今连卖菜的林大娘都知晓这件事情,并且说得头头是道如数家珍,皇帝老儿你是不是太不重视民间的舆论导向了。

  当然从街坊四邻七嘴八舌的议论中赵星拱也渐渐地知晓皇帝为何不将这件事情遮上一块破布埋进黄纸堆,不是不想瞒,而是瞒不住,真正的太子殿下在三年前北邙对皇帝的刺杀当中为救皇帝而宾天了。

亚博娱乐 用户登录  当朝皇帝乃是有道明君,这是所有百姓的共识,继承大宝十几年来殚精竭虑,让原本羸弱的奉阳一举变成当世强国,百姓们的心中亦与有荣焉,但若说皇帝哪一点不好,大概就是生的孩子太少。皇帝一共育有三子,都是早年还未成为皇帝时所生,继任之后也纳了几个妃子但均无所出,人们心里清楚,大抵是皇帝日夜操劳,得了什么隐疾,但是既然连医圣伏季都没有办法,大臣们也就只有默认了这个事实,都道只要三位皇子健康成长,也不必过于担心,哪知天不遂人愿,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所有奉阳人民全都陷入恐慌之中。

  庆元七年,大皇子出使南诏,于归京途中饮酒跌下马背致死,享年二十岁。庆元八年,年仅七岁的三皇子忽然于寝宫失踪,两日之后尸体现于后花园的荷花池内,皇帝陛下震怒,国师大人引咎归老,同年北邙南下,太子殿下为救皇帝被一剑刺穿了心脏,皇帝仅有的三个儿子在两年之内全部死于非命。

  虽然医圣伏季倾尽毕生所学保住了皇帝性命,但皇帝陛下丧子心痛,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虽改国号为天佑,但看来真的熬不过十年了。一时间人们都在为奉阳王朝的未来担忧,人心惶惶,但圣君就是圣君,为了防止内耗,皇帝陛下竟然新立一个和他毫无血缘之亲的人任太子,同时令所有藩王将自己的儿子送往京都,质子。

  若在以往,质子对藩王来说是最为屈辱的条件,有些藩王宁肯造反也不愿将自己的儿子送往京都作为人质,毕竟身为人质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一个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