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大快人心(1/2)

加入书签

  1881年2月27日下午16时,李维业亲自下达作战命令,指挥法军对河内城发起进攻,傍晚17时20分,法国军击溃守城的安南军队,随即在城内信徒的配合下,乘势攻人城内,夺取了河内城的控制权。

  李维业用武力攻占了河内城的消息传回西贡,交趾支那总督卢眉先是一阵惊慌,连说:“糟了!糟了!”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认为李维业占领河内城,造成既成事实,自己可以顺水推舟,以此逼迫安南政府承认法国军队占领北部地区的事实。

  想明白其中关键点后,卢眉立刻向法国政府转发电报“2月27日,安南北部地区最重要的河内城被我军攻克,李维业正带领军队维持城内秩序,法兰西共和国对安南政府的保护将得到更加彻底的执行。”

  卢眉完全认可了李维业的军事行动,并且决定从安南南部抽调3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和1000名安南土着士兵支援李维业,利用安南人还没有来得及调兵遣将、应付法国军队入侵的机会,趁机将

  北宁、河西、海阳、广宁、谅山等北部省份,全部占领吞并,达成预先的殖民计划。

亚博娱乐 用户登录  河内城被攻破,河内总督黄耀自杀殉国的消息迅速扩散开来,肩负安南北部军事重任的黄佐炎等人,对于李维业杀官夺城的野蛮行径无比愤慨,上疏安南政府请战:“李维业以两名法国人受辱为借口,大派铁甲舰、士兵聚集河内城外,河内总督黄耀,尽忠职守,坚决拒绝法国人的过分要求,法国人见威胁不成,不守三日通碟之最后期限,突然袭击河内城,并且阴谋指示城内信徒配合、破坏,

  致使黄总督独立难支,最终以死报国!”

  法国人侵吞国朝之心路人皆知,观李维业此等行事,不并北圻全辖不止,国朝唯有集结十万大军,全力一战击溃法夷,方可以战促和,保持国国朝主权之独立、国民之安定!

  臣世受皇恩,身负北部诸省土安民之重任,愿帅北坂地区五万大军,迎战法夷,一雪前耻。“…………

  安南政府就是否调集全国力量,与法国人决一死战,尚未达成统一意见,而依照河内总督援助请求,刚刚赶到河内省辖区的南洋军团所部,却接到河内城被攻陷、河内总督战死的消息。

  “梅总督,河内城破,安南方面的援军畏惧法国人的军事威胁,不敢赶赴河内与我军汇合,我们是否要变更最初制定的作战计划?”

  新任南洋军团司令李文彩问道。

  “陆之平、李亚生距离我军还有多远?”

  “陆之平的队伍刚刚从太原省进入河内省,距离我军大概有50公里路程。”

  “命令他们加快速度,今天傍晚之前赶到上青坊与我军汇合,在此之前,我军暂且停驻河内城外,静观法国人的反应。”

  “职下明白。”…………

  “司令官阁下,华人军队主力已经抵达城外。”

  “他们来了多少人?”

  “4000余人,人数比我们上次预料的要多一些。”

  “他们有发动进攻的征召吗?”

  “没有,他们在上青坊停了下来,部队正在当地设置营寨,职下推测,他们应该在等待其他增援部队。”

  “安南人的增援军队都被我们打退了,哪里还会有增援部队与他们汇合!”

  “司令官阁下,职下申请带领海军陆战队出城迎战,将他们赶出河内省!”

  海军陆战队指挥官可拉加德克主动请战道。

  “是应该派出部队,好好教训下愚蠢的东方人。”

  获胜之后,李维业兴致颇高,自信道“第一次迎战广宁省的华人军队,用不着精锐的陆战队士兵,就让韦医少校带领700黑人士兵和500安南土着士兵,给华人军队一点教训瞧瞧!”

  “司令官阁下放心,职下会让那些落后的东方猴子们,见识到法兰西军队的厉害!”

  …………

  下午两点十七分,韦医少校率领七百余名黑人士兵和五百安南士兵抵达上青坊,随即派遣懂汉语的安南翻译向南洋军团挑战。

  “梅总督,法国人在叫阵。”

  李文彩站在营门前,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700名黑人土着士兵,500名安南士兵,法国人未免小瞧了南洋军团。”

  梅东兴看着营地外一字排开的法国军队,笑道“李将军是否有信心给法国人长长记性,让他们也知道,咱们南洋军团的部队,不是安南军队一般,连一些黑人土着组成的野人军队都打不过。”

  “梅总督也是知兵之人,对面黑人军队和安南土着的战斗力稍一观察,便知道是虚有其表,以我南洋军团之精锐,若是连彼等弱旅都无法打败,传到本土,岂不是遗笑大方?”

  “噢,李将军何以见得?”

  “梅总督请看。”李文彩右手微微抬起,指向法国人所在方向,解释道“法国人统帅的部队包括黑人和安南土着军队,两支军队语言不通、习俗各异,依照正确的战场布局,法国人应该把安南军队布置在第一线,黑人土着军队布置在第二线,但是我们对面的法国人,却把安南人、黑人都部署在第一线,没有预留二线部队和后备部队压阵支援,

  这可是犯了兵家大忌,如果一线部队作战失利,没有二线部队和后备部队支援,一场小败就会演变成大溃败,法国人如此布局,哪有不败之理?”

  “法国人应当是在安南地区骄横惯了,小看了南洋军团,故此连最基本的战场军事布局也草草应付。”

  梅东兴点点头,放松一口气道“法国人狂妄自大,不好好缩在河内城中做乌龟,反而主动派兵叫阵,既然法国人送上门来,咱们也不能拂了他们的好意。

  李将军,对付营地外法国仆从军队的事情全都交由您负责,现在,您可以命令南洋军团的士兵们出击,会会对面的黑人土着和安南军队。”

  “是,我这就去安排。”…………

  半个小时后,李文彩亲自带领1500余南洋军团士兵走出营地,呈散兵队列,向对面稳步推进。

  “拉卡沙中尉,带领你的人进攻,杀死对面的黄皮猴子!”

  韦医少校骑在高头大马上,向一名黑人骑兵军官下达作战命令。

  “遵命,我的少校。”

  一身法国蓝色共和军装,头戴白色军帽,脸上黑漆漆一片的黑人骑兵军官,拔出军刀,用一口充满非洲腔调的法语喊道“勇敢的刚果战士们(

章节目录